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回鄉偶記

發布時間:2019-12-19  來源:《廣西民進》2019年第2期

体彩江苏7位数18127 www.ersnr.com 放大

縮小

  自從外出求學及至走上工作崗位后,回鄉的機會也越來越少,即使每年的清明都回去掃墓,祭拜先人,但每次都是來去匆匆,無暇逗留。隨著年紀漸長,我對故鄉的思念越發濃厚,回故鄉看看的念頭愈發強烈,遂萌生了找機會回故鄉走走看看的想法。

  那是戊戌年重陽節的一個周末,天氣晴朗,陽光正好,一大早就和幾個姐弟相約去掃墓,隨后,我便提議去看看以前的那片茶園。那里之所以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是因為它承載著母親對家庭的付出,對子女的關愛。小時候,家里的大部分開銷主要依靠父親微薄的工資,為了補貼家用,勤勞的母親便在自家荒涼的山坡上開墾了一塊地來種茶。自此,小小的茶園便寄托著母親的許多夢想。母親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歸,悉心照料著茶樹如同呵護自己的孩子一般。母親的辛勤沒有白費,茶樹慢慢長大且長勢良好。等到茶葉可以采摘時,母親總是早早起來,踩著露珠去采茶。由于茶葉鮮嫩,總能賣到好價錢。賣茶賺來的錢不僅補貼了家用,還讓我們姐弟幾個順利完成學業。隨著我們姐弟幾個陸續參加工作,家里已不需要母親賺錢補貼家用,更主要的是母親年紀漸老,我們不希望她再操這份心,在父親和我們的多次勸說下,母親盡管有萬分不舍,最終還是放棄了那片茶園。

  轉眼四十多年過去了,茶園是否依然存在?當我們懷著激動的心情到達茶園時,不禁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茶園雜草叢生,一片荒蕪,根本看不到半點茶樹的影子,周圍原本一起種植茶樹的人家,不知道什么時候已改種經濟林,茂盛的樹林和我家的茶園形成了鮮明對比。小時候在茶園所看到的一排排綠油油的茶樹整整齊齊排列著、翠綠的茶壟順著山坡地勢高低起伏的景象已不復存在,眼前的茶園已被一些不知名的灌木和雜草所占據,有的灌木甚至長得比成人還高出一頭,夾雜在雜草叢中顯得特別刺眼。我們拿著砍柴刀在密集的雜草中左砍右劈,好不容易才開辟出一條勉強能通過一個人的通道,鉆進雜草叢中艱難地尋找茶樹,發現滿眼除了雜草和灌木,根本尋不到茶樹的影子。正當我們以為茶樹已成昨日記憶,有些失落時,卻意外地在茶園一角發現了幾棵老茶樹,當中有一棵茶樹甚至開出了幾朵白邊含黃的花朵,雖然只是小小的幾朵花兒,卻讓我們驚喜不已,眼前的茶樹勾起了我們滿滿的回憶,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時代,又看到了母親勤勞的身影。

  在茶園眾多雜草當中,生長著一種叫荊棘狗的植物,開滿了桃粉色的小花,煞是好看,別看花兒開得美麗,它的果實猶如刺猬一般渾身長滿小刺。不要小瞧了這小小的果實,它的刺可厲害著呢,光聽名字就知道不好惹。記得讀小學時,在往返學校的路上,路邊就長有這種植物,每到夏天,果實長出來后,常有調皮的男生趁女生不備,摘下一小把果實撒到她們頭發上,因為有刺,一旦粘上去就很難弄下來,就算最后費一番功夫扯下來,被扯掉的不僅僅是一顆顆小果實,還有一縷縷的頭發,看著都心疼。從小愛留長發的我,自然成為眾矢之的,沒少被“禍害”,在放學回家路上,常常冷不丁就被男生放了一把果實在頭發上,每每頂著一頭“刺猬”回到家,母親總會細心地幫我把小“刺猬”一顆一顆地摘下來,小心翼翼的,生怕扯掉頭發,更生怕弄疼我。不知情的母親總以為是我在放學路上玩捉迷藏躲到草叢中不小心粘上去的,因此,經常一邊摘“刺猬”,一邊叮囑我不要太調皮,女孩就該有女孩樣。我沒向母親說實情,是怕母親知道我被欺負而過于擔心我,所以寧愿被母親誤會淘氣,也不愿告訴母親真相,畢竟母親操勞這個家已極為不易。被“禍害”得多了,作為“回報”,有時候我也會趁男同學不注意,摘一把果實撒到他們頭發上,看著他們手忙腳亂地在頭發上扒拉,把頭發弄得亂糟糟的,心里有一種“報復”后的快感。

  距離茶園不遠,有一條江,江水終年川流不息,當地人稱之為水車江,據說是南流江的支流。之所以特地提起水車江,并不是因為它有多大的名氣,而是因為它給我留下了深切的記憶。那時的江水很清澈,我們經常在江邊洗衣服,膽大的小伙伴還會下到水里游泳、捉魚、打水仗,對于一向怕水的我,自然只有在岸上觀看的份,一臉羨慕地看著小伙伴們嬉戲。我們從茶園出來后直奔水車江。此時的水車江和小時候看到的沒多大變化,兩岸依然翠綠,江水依舊清澈,所不同的是江面上建起了一座水泥橋,方便了兩岸群眾的出行。小時候,江面上還沒建有橋,江面雖然只有十多米寬,但兩岸的村民出行全靠淌水過江,非常不方便。記得我第一次過江,大概是讀小學三年級的時候,那時候鎮上家家戶戶以燒柴草為主,能燒上蜂窩煤的人家不多,畢竟蜂窩煤太貴,在收入不高的年代,沒有哪家舍得花錢買蜂窩煤燒,何況漫山遍野的枯枝落葉就是很好的燃料,能省不少錢呢。因此,閑暇時,各家各戶的大人都會上山砍柴打草當柴火。那時候放假閑賦在家的孩子都會幫著家里干些力能所及的活,上山砍柴打草自然就成了他們在假期的主要任務,我也不例外,周末或假日都會和小伙伴結伴上山砍柴打草。由于砍柴打草的比較多,天長日久,附近公路的落葉和周圍山坡的柴草都被“掃蕩”得差不多了,而水車江對岸連綿的大山那滿山的枯枝落葉自然成為大家的目標。我第一次挑著畚箕跟著鄰家小姐姐到江對面砍柴打草時,害怕的不是山高路遠,而是淌水過江。雖然江水不深,水也清澈見底,但對于當時年紀不大的我來說,又是頭一次淌水過江,從下水的那一刻起看著嘩嘩直流的江水,就一直戰戰兢兢的,好不容易到了江中心,此時的太陽照在水面上閃閃發光,有些刺眼,加上小小的魚兒在腳邊游來游去,撩得小腿癢癢的,我一陣眩暈,嚇得哭著就要往回走,幸得鄰家小姐姐不斷鼓勵我,安慰我,還讓我拉著她的衣服慢慢淌著水過去。當我打滿柴草回到江邊,望著江水發愁時,卻遠遠看見我母親正沿著對岸的小路急急往江邊走來。后來母親告訴我,有同行的伙伴先行到家,跟她說起我的情況,母親擔心我,便急忙趕來接我??吹僥蓋椎哪且豢?,我竟然哇的一聲哭了起來,不是因為之前所受的委屈,而是因為我感受到了滿滿的母愛。這次過江,在我童年的心靈里留下了揮之不去的記憶,不僅僅是因為第一次過江,更主要的是因為鄰家小姐姐的暖心還有母親那濃濃的愛意。今天重游水車江,感慨萬千,眼前的江水依然清澈見底,仍然不停地唱著歡快的歌嘩啦啦向前流,如同時間的車輪一去不復返。

  行程匆匆,一天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回想故鄉的人和事。記憶中故鄉的許多人和事都隨著歲月的流逝漸漸變得模糊和陌生起來,唯有鄰家小姐姐的樂于助人以及母親的勤勞、善良、慈愛仍深深地影響著我,以至于我無論是在工作中還是在生活上時時處處都以她們為榜樣,與人為善、樂于助人、勤奮努力。

作者:鐘 虹     責任編輯:劉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