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會史鉤沉

馬敘倫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故事

發布時間:2019-12-17  來源:摘自《百年潮》2012年第12期

体彩江苏7位数18127 www.ersnr.com 放大

縮小

  在1949年10月1日的開國大典上,伴隨著雄壯的《義勇軍進行曲》,五星紅旗冉冉升起。但是,作為共和國另外一個重要標志的國徽,卻沒有在大典中出現。之前設計好掛國徽的天安門城樓兩重飛檐之間,只好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典禮”的橫幅。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為何沒能及時誕生?解密歷史檔案揭開了其中的原委。

  毛澤東提議:國徽是否可慢一點決定,等將來交給政府去決定

  1949年6月,距離開國大典僅剩3個多月,各項工作千頭萬緒,而共和國的標志卻尚未確定。16日,新政協籌備會常委會召開第一次會議,決定分設6個小組,各守其位,各司其職。其中第六組擔負擬定國旗、國徽、國歌方案的重任。

  第六小組組長是博學多才的馬敘倫,副組長是北平軍管會主任葉劍英。不久,因葉劍英工作忙,又增加沈雁冰(茅盾)任副組長,主持日常工作。成員都是中國當時最優秀的高級知識分子。

  7月4日下午3點,在中南海勤政殿第一會議室,召集人葉劍英主持召開了第六小組第一次會議。以何種方式為新生的共和國確定標志,葉劍英提議,是不是可以用籌備會的名義,公開向全國人民征求意見。根據這一提議,7月16日的《人民日報》頭版,刊登了《征求國旗國徽圖案及國歌詞譜的啟事》,其中對“國徽”的征集要求有三條:(甲)中國特征;(乙)政權特征;(丙)形式須莊嚴富麗。征求作品的截止日期為8月20日,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應征來稿總量高達數千。但相比國旗和國歌,國徽的應征作品只有112件,不僅數量少,而且幾乎都不能令專家滿意。所以,在8月22日召開的第六小組國旗國徽初選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當大家興奮而熱烈地討論完國旗應征作品后,會議主席馬敘倫話題一轉提出了疑問:“國徽怎么辦?”

  大家翻看著為數不多的作品,紛紛搖頭嘆氣,鄭振鐸說:“現在看來,一個好的都沒有?!閉呸扇舴⒒埃骸耙晃頤竊俚鵲瓤??!繃核汲商岢鱟約旱墓鄣悖骸霸詮丈弦歡ㄒ閻泄騁帳醣硐殖隼?,漢、唐有很多東西可供參考?!閉媚悶鷚徽磐及岡詼訟甑納蜓惚托轂杞庸核汲傻幕八擔骸罷飧齷丈系鬧烊婦禿芎每??!彼淙恢謁搗詛?,但馬敘倫還是希望在這次會上能夠選出幾幅相對較好的,哪怕為以后設計作參考也好。于是大家從中挑出了4幅意見相對集中的,準備交由全組再度審選。在兩天后召開的第六小組第三次全體會議上,國徽問題仍然絲毫沒有進展。針對收到的作品少且無可采用的現狀,會議只能無奈地作出“另請專家擬制,俟收到圖案之后再行提請決定”的決議。因為找不到好的方案,在隨后第六小組召開的幾次全體會議上,國徽問題都被擱置下來。

  9月25日,距離開國大典只有短短5天了。晚上8時,忙碌了一整天的毛澤東、周恩來、郭沫若、沈雁冰等來到中南海豐澤園,參加國旗、國徽、國歌、紀年、國都協商座談會。就是在這次會議上,經毛澤東提議,與會全體同志鼓掌通過,確定五星紅旗的圖案為國旗圖樣。

  看見大家對國旗沒有異議了,馬敘倫又提出,是否在這次會議上把國徽、紀年、國都都討論一下。而國徽討論的基礎,還是只能以那4幅供參考的圖案為基礎。洪深首先發言:“我覺得國徽圖案都各有可取之處,但各圖也都有毛病,如第一圖的帶子就不如第四圖的好。中國版圖畫紅色,而把其他國家畫黃色,特別是把蘇聯畫成黃色,非常不好,可否修正一下?!幣衾旨液羋掏〗幼潘擔骸拔頤槍煲丫范?,最好能畫五顆星。第一圖的地球是立體的,地圖又是平面的,整個圖案看起來不協調,我也同意修改一下?!閉呸扇艫囊餳?,地球只要畫緯度,不必加顏色,但中國版圖一定要畫上紅色。郭沫若也談了自己的三點意見:“第一,光芒來源不清,最好在地球上頭畫上一個太陽;第二,星的位置不適當,最好還是放在齒輪內;第三,帶子還是第四圖的好些?!苯ㄖЪ伊核汲晌蘼鄱怨雇薊故巧識加兇叛芯?,他從專業的角度談了自己的看法:“構圖的主題與目的是好的,但毛病很多。第一,各圖主題之比例有些矛盾;第二,色彩太多,而且不調和,構圖方面齒輪太程式化,而麥穗又太寫生,也表現得不調和。中國圖案有數千年的優秀歷史,因此我們的國徽最好能夠用中國圖案畫出來?!甭硇鷴準蠹乙餳皇蹦巖源锍梢恢?,就提出“是否可商定一個原則再去修改?”

作者:劉守華     責任編輯:張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