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鄭振鐸的1923年:文學史上的一段傳奇

發布時間:2019-12-17  來源:中國作家網

体彩江苏7位数18127 www.ersnr.com 放大

縮小

  我有如炬的眼,

  我有思想如泉,

  我有犧牲的精神,

  我有自由不可捐。

  我過不慣偶像似的流年,

  我看不慣奴隸的茍安。

  這是鄭振鐸詩作《我是少年》的開頭,表達的是1919年社會大轉折時代他的心愿:創造一個“自由平等,沒有一切階級一切戰爭的和平幸福的新社會”。4年后,他的名字刊印在中國第一個大型新文學刊物扉頁“主編”二字的后面,一直到1932年1月這個刊物因遭日軍戰火而???。

  這本刊物叫《小說月報》,1923年它迎來了自己的第三任主編。這個人有著頎長的身材、面目清瘦,戴著深度近視眼鏡。拍這張照片時,26歲的他正圓睜著明亮的眼睛,嘴唇緊閉,顯得意氣風發、躊躇滿志,仿佛那“決不茍安”的火苗正在他的體內熊熊燃燒。

  仍是少年情懷的鄭振鐸在上海度過了他絕不茍安的1923年。

  他的名字與《小說月報》緊緊聯系在一起,他賦予了《小說月報》嶄新的姿態,人與刊一起,書寫了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一段傳奇。

  《小說月報》能成為“文學研究會”的機關刊物,鄭振鐸是出了力的。作為文學研究會的發起人之一,1920年一個北風呼嘯的歲尾,他以該會領袖的身份在北京會見了商務印書館編譯所所長高夢旦,高夢旦此時正急于給《小說月報》尋找一位白話文名流作為主持者?;乖詒本┨飯芾硌5毖鬧U耦旄呦壬患綣?,談話十分投機。高夢旦盛情邀請鄭振鐸去上海辦刊,但鄭振鐸沒畢業,無法去上海,便推薦了一位已經在商務印書館工作的“雁冰”同志先頂替一陣?!把惚焙罄錘約河制鵒艘桓霰拭小懊┒堋?,高夢旦先生后來則成了鄭振鐸的岳父。

  雁冰主持編輯業務后,出色地完成了商務印書館改革派的目標,一舉擊退封建守舊派的古文把持,一改往日鴛鴦蝴蝶派的風格,大刀闊斧地進行了全面革新。從此《小說月報》以嶄新的面貌出現于中國文壇。兩年之后,已經放棄了上海鐵路南站穩定工作的鄭振鐸接任了沈雁冰的主編職務。

  無論是文學的革新還是文化的進步,都離不開高質量的思想層面上的交流與碰撞。1923年是鄭振鐸接任《小說月報》主編工作的一年,對他而言,這無疑是一份需要極大擔當和勇氣的工作?!緞∷翟鹵ā紛魑攣難У惱蟮?,如何經營管理又如何讓這片已經開墾的沃土煥發出新的生機,無不考驗著鄭振鐸的能力與魄力。

  鄭振鐸充分沿襲了沈雁冰的改革精神,全力倡導“為人生”的現實主義文學。1958年巴金回憶自己初登文壇的情景時,不能忘記鄭振鐸的名字:“他關心朋友,也能毫無顧忌地批評朋友,而且更喜歡毫無保留地幫助朋友。他為人正直、熱情,喜歡幫助年輕人,鼓勵人走新的前進的道路。三十幾年來有不少人得過他的幫助,受過他的鼓舞,我也是其中之一?!卑徒鸕諞桓齬⒈淼男率侗慌罷叩卓奚肪褪竅煊χU耦煸諼難а芯炕崾碧岢摹把屠岬奈難А鋇暮耪俁醋韉?。

  老舍在倫敦寫完《老張的哲學》之后,經過許地山的推薦,在鄭振鐸主編的《小說月報》上連載,從第二期開始署名“老舍”,從此這個名字聲威赫赫,名震文壇。鄭振鐸專門為這個當時的文學新人的作品寫了《卷頭語》,高度評價了作品中表達的諷刺藝術,勉勵老舍再接再厲。

作者:王  雪     責任編輯:張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