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網上學苑  >  推薦閱讀

協商民主是保證人民當家作主的重要制度設計

發布時間:2019-12-11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体彩江苏7位数18127 www.ersnr.com 放大

縮小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是人民民主的真諦?!鋇車氖漚燜鬧腥嶂賦觶骸凹岢稚緇嶂饕逍堂裰韉畝撈賾攀?,統籌推進政黨協商、人大協商、政府協商、政協協商、人民團體協商、基層協商以及社會組織協商,構建程序合理、環節完整的協商民主體系,完善協商于決策之前和決策實施之中的落實機制,豐富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的制度化實踐?!斃堂裰魘侵泄膊沉斕既嗣裼行е衛砉?、保證人民當家作主的重要制度設計,充分體現了我國社會主義民主的特點和優點。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協商民主是實現黨的領導的重要方式,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相較以投票為基本形式的選舉民主,以商量為主要方式的協商民主能夠使人民更多參與到國家公共事務處理、公共政策形成過程中,能夠在合法性與合理性兩個層面大大提升公共政策質量,從而更好體現社會主義民主的人民當家作主性質。

  選舉民主屬于代議制性質,換言之,在選舉民主中,人民通過代表而非親自參與公共政策制定。在資本占支配地位的社會中,選民選出的代表更多體現資本的利益,人民在公共政策制定中基本難以發揮作用。近年來西方社會民粹主義的盛行,以及社會中出現的各種抗議行動,就反映了西方國家公共政策更多體現少數人利益、較少體現人民大眾利益的事實,并凸顯了西方政治在合法性與合理性上面臨的?;?。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古今中外的實踐都表明,保證和支持人民當家作主,通過依法選舉、讓人民的代表來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是十分重要的,通過選舉以外的制度和方式讓人民參與國家生活和社會生活的管理也是十分重要的。人民只有投票的權利而沒有廣泛參與的權利,人民只有在投票時被喚醒、投票后就進入休眠期,這樣的民主是形式主義的?!焙廖摶晌?,人民對公共事務的協商,是直接參與民主過程最主要的方式。

  協商民主是公民通過協商參與公共政策形成的制度安排,這一安排使得民主理論實現了合法性轉換,即從關注統治權的合法性到關注政策合法性的轉換。

  政治學中的所謂“合法性”,指的是政治秩序是否和為什么應該獲得其成員忠誠或服從的問題;而政治秩序是指國家通過政策、法律和倫理道德對政治主體的政治活動所進行的規范,以及在這種規范下的政治運行狀況。良好的政治秩序是社會生活良性運轉的重要保證,合法性程度高的政治秩序是社會成員都能夠衷心擁護和自覺遵守的秩序。合法性的形式多種多樣,而其實質都是人民因擁護而服從。從歷史上看,政治合法性關注的重點向來是最高政治主體是否具有正當統治權的問題。在傳統社會中,合法性關注的主要是統治者的權力是否來自神授、天命或正統繼承。近代以來,代議民主在合法性上關注的主要是領導者的權力是否來自人民的同意,而這種同意的主要形式是選舉。然而,代議民主的選舉雖然保證了領導者行使權力在形式上具有合法性,但并不能保證其在選舉階段過后制定和實施的政策在實質上具有合法性,即不能保證這些政策真正符合公共利益和人民意愿。尤其在資本占支配地位的社會,這種情況更為常見。原因在于,在這種制度中,選民只是對候選人提出的政策主張做出了“同意”或“不同意”的被動選擇,而選民自身并沒有主動提出任何實質性政策主張。這不僅使得政策議題被候選人控制在特定狹小范圍內,而且還導致選民的偏好表達容易被人操縱和扭曲。這是代議民主把公共政策的決策權完全讓渡給選舉出來的領導者的自然結果。正因如此,代議民主的合法性非常有限。

  協商民主把合法性的關注重點從統治權轉移到公共政策上,而這種合法性的表現形式也從公民選舉代表轉移到民眾對政策的審議協商上。這種轉換為公民直接參與公共政策過程提供了廣闊空間,從而使人民意愿的直接表達有了更多渠道。這不僅能使人民在政治生活中的主體地位得到更好體現和保障,而且能使公共政策更多反映民意,并更具有包容性。這種經過公眾參與審議形成的公共政策,容易被廣大民眾理解,進而得到擁護和遵從。實際上,政治過程就是政治共同體處理公共事務的過程。這個過程有兩個重要環節:一是確定誰來處理公共事務;二是如何處理公共事務。前者涉及選擇何人為領導者的問題,后者涉及制定什么樣政策的問題。選擇好的領導者是為了制定好的政策,而衡量領導者好壞的根本標準,也是其制定政策的好壞。和幾年一次選舉代表替自己作出決策相比,人民直接參與對政策的協商無疑更具有政治上的重要性,也更能體現人民民主的本質。

  協商民主不僅在政治合法性程度上遠高于選舉民主,而且在促進政策合理性方面也更具優勢。從理論上講,代議民主中的政策選擇都是選民偏好的聚合,撇開這種偏好易被操縱和扭曲不說,即使這些偏好都是選民意愿的真實表達,也仍然存在其合理性無法保障的問題。代議民主理論是以選民的個體理性和對個人利益的追求為前提假設的,這使得選民的偏好可能僅僅注重個人眼前利益或局部利益,滿足這些偏好可能會既損害自身長遠利益,也損害他人或公共利益。協商民主強調公共理性以及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的協調,通過公開討論機制促使參與者為自己的主張提供可普遍接受或基于公共立場的理由,也促使討論中的各方傾聽不同聲音,反思或轉變自己的偏好。因此,在一個比較理想的協商過程中,人們會逐漸超越個體理性和純粹私利的考慮,學會用公共理性來思維,并以公共理由為依據為自己的主張辯護,進而達成更具合理性、更符合公共利益的政策共識。

  中國共產黨在領導中國人民建設現代化國家過程中,從來沒有把選舉作為唯一的民主形式,歷來都重視協商的作用,并形成了深厚的協商傳統。經過多年探索,我們除了人民政協專門協商機構制度以外,還創造了諸如基層協商、電視問政、法律草案公開征求意見等協商民主形式。協商民主是比選舉民主復雜得多的民主形式,也是人類民主發展進程中的更高形式,它不僅要體現在公共生活不同層面和領域之中,而且由于公共事務本身在范圍、類型和性質等方面的眾多差異,所以協商的方式一定是多種多樣的,協商的制度化建設也一定是非常復雜并難以一蹴而就的。在這個意義上,中國要建成完善的協商民主制度體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還有很多重要的改革需要推進。我們要深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不斷推進協商民主制度化、規范化、法治化和程序化建設,不斷提高國家對公共事務的治理能力,充分彰顯人民當家作主的社會主義民主本質。

  《光明日報》( 2019年12月10日 16版)

 ?。ㄗ髡呶旖蚴Ψ洞笱д撾幕胝撾拿餮芯吭航淌?、政治與行政學院教授)

作者:馬德普     責任編輯:施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