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  名人軼事

冰心和巴金心有靈犀

  1933年,巴金和鄭振鐸等人在北京創辦了《文學季刊》,巴金去向冰心約稿,這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面??拐狡詡?,巴金和冰心在重慶再次相見,當時冰心生活比較困難,巴金主動說:我來給你編一套書,放在開明書店出版,讓你拿點稿費。隨后巴金編輯出版了《冰心著作集》,這件事冰心記了一輩子,兩人從此成為患難中的朋友。

  20世紀80年代,兩人友誼進一步深化,成為人生難得的知己。當時巴金心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呼吁建造中國現代文學館。冰心積極響應,并將自己一生收藏的最珍貴的字畫獻給了文學館。同樣,冰心的事也就是巴金的事。1992年,冰心研究會在福建成立,巴金出任會長,并對冰心文學館的建設給予大力支持。

  1994年1月,冰心在巴金畫像旁題寫贈言:“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此際當以同懷視之?!卑徒鷦諤庾種興擔骸氨拇蠼愕拇嬖誥褪且恢志藪蟮牧α?,她是一盞明燈,照亮我前面的道路,她比我更樂觀。燈亮著,我放心地大步向前?!?/p>

  冰心認為巴金是一位最可敬佩的作家。她說:“我愛他就像愛我的親弟弟一樣。他的可敬佩之處就是他為人的真誠?!倍冶姆蚋疽恢氯銜徒稹岸源蛋突橐齙奶壬系難纖嗪妥ㄒ?,是最令人敬佩之處”。

  晚年的巴金是孤獨的,而冰心的友情是巴金最大的安慰。巴金曾給冰心寫信說:“你的友情是最好的藥物,想到它,我就有巨大的勇氣。我有你這樣一位大姐,是我的幸運?!北幕匭潘擔骸澳閿兇盼業娜坑亞??!?/p>

  1999年3月,世紀老人冰心去世了。而1999年2月8日起巴金病危,家人對他封鎖了冰心的消息。經過20多天的搶救剛轉移到病房,巴金就堅持要給冰心打電話。當時是下午4點,后來才知道那正是冰心的骨灰迎進家的時候。巴金的家人百感交集:“這兩位老人確實是心有靈犀,這種心靈感應只有相互愛戴的人才有?!?/p>

作者:姜炳炎     責任編輯:葉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