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会刊撷英  >  精品文章

马赛的风情

发布时间:2019-06-04  来源:《申城民进》第287期

体彩江苏7位数18127 www.ersnr.com 放大

缩小

  刚才还是阳光绚烂,蓝天白云之下,海蔚蓝,楼桔黄,风平浪静,路人徜徉。转眼之间,乌云密布,雨水直降,波涛汹涌,街头清凉。马赛风情万种,阴晴不定,盖是风情之王?

  到马赛的第一天,见到老港,就记忆乍醒。白色的游艇齐崭崭地汇聚,桅杆林立,沐光披霞,老港的臂弯,给它们恬静安然。我来过,也是这样由远而近地眺望,只是觉得船只更多了,港湾拥挤了,当然那种撩人的风情还在。谁不奢望拥有一只可以自由调遣的游艇,在风和日丽的时光,去海上悠游一番呢!美丽的地中海赐予了马赛人高贵的享受,此刻夕照之下的港湾,无数只游艇,轻轻地摇曳着,仿佛还在惬意地品味着这种曼妙的快乐。

  我们也登上了一艘游船,可以容纳五、六十人的游船,是一种混合动力的船只。它轻轻地滑行,很快就驶入了开阔的海面。船稳稳的,几无明显的摇晃,在船首船尾走动,如行走在陆地。两旁的石灰岩山丘连绵,有一处与陆地相连,蜿蜒挺立着,延伸到了远处,由山脉形成了一个硕大的鸟礁。岩石错落,粗粝,光秃秃的,草木稀疏,像极了戈壁滩上的那些山峦。那里有从马赛过来度假的人,三三两两的,半裸甚或全裸地坐躺在岩石上,沐浴着阳光,一呆就是半天,有的还携带着各种食物。另一端是兀立的石岛,壁立着,难以登攀,毫无人烟,船只是不容许靠近的,这亿万年前的地质演变,是属于重点?;さ姆段?。

  不远处,还有一座依稀留有建筑遗迹的鸟礁,这就是《基督山伯爵》里与主人公命运相连的伊夫岛。岛上的城堡是十六世纪建造,具有中世纪的风格。三个高耸的炮楼,与岛西端的灯塔遥相呼应,有一种肃杀威慑之气。这座岛与那两处宁静而拙朴的山丘,一阴一阳,感觉迥异。

  忽然,浪卷潮涌,起风了,顶风而行的游船启动了电动力,船身颠簸,人无法站立,更难以行走,有人跟着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只能老老实实地坐着,双手紧握前面的椅背。十多分钟光景,肠胃也有了翻江倒海的滋味,反胃恶心的症状有所显现。心里盼望着早些回返。船上的工作人员倒是神态自若,除了提醒我们尽量坐着,别无任何担忧。拐个弯,进入了卡朗格峡湾的深处。游船稍微平静了一些。那边岛上,竟出现了一群民宅,挤挨在一块,仿佛有了一些年代。原来这是原住民的住宅,现在多半不常住人了,只是度假偶尔一住,成为当地的一种奢侈物了。峡湾精巧、秀美,自然的造化,让这里恍如仙境。那边岩石上,有四、五人在海风的吹拂中,享受着阳光浴。我们朝他们招手、呼唤,他们也欢笑着向我们挥手呼应。浪涛拍打着礁石,激起碎白的水花。游船再返航时,弱风细浪,人,又在船前船后取景留影,乐不思蜀的样子。

  马赛的近郊,也有成千上万倾葡萄园地。一株株葡萄树整齐地排列着,鹅卵石散落在地上,给葡萄树储存了热量。玫瑰月季也灿烂开放,花香扑鼻。所以,这里酿造的葡萄酒特别香,特别醇。当晚,就在酒店里配置了一瓶红葡萄酒,仅仅约十欧元。在入睡前,喝了一杯,身心格外舒畅。

  午餐和晚饭后,几次都快步健走,踩着砾石路面。穿街走巷,路过巍峨的教堂和现代化的美术馆,路过一家家商店和闪着魅眼的摩天轮,到了海边,正午的阳光或者夕阳,庇护着这一片天地,游客仰或行人在此驻足,徜徉,悠闲自在。

  周末,我们放弃了到尼斯、戛纳的匆匆一游,选择在马赛过一天的慢生活,感受马赛人的幸福指数。清晨仍早早起床,在酒店吃了早餐。外面雨水不停,泼洒似地密集?;氐椒考?,翻一会书,竟又沉沉入睡,收获了久违的一个回笼觉。醒来时,窗外已是阳光明媚,直晃眼睛。中午在视野开阔的街头餐厅,找了遮阳布下,桌前长坐。风吹得膀子冷冷的。干脆把桌子和座位移入了阳光之中,身子立刻暖和起来。点了西餐,要了红酒,一坐两个小时,胡侃闲聊,要的就是马赛人的懒散劲??晌颐橇淖帕淖?,就又聊起来严肃的工作,不由得自嘲一番?;野咨母胱?,还有翅膀艳丽的当地麻雀,倒比我们怡然自得,在我们脚旁桌下栖息,梭巡,仿佛在炫耀它们主人的身份。一道菜,吃了一个多小时,又来一道袋泡红茶,细细品茗。终于挨到有人坐不住了为止。我们哈哈一笑,也算领略了马赛的风情。

  路不堵,车都很顺畅。但有一天清晨,车迟迟未到,说是油箱里的油,半夜被人偷了,只能临时换辆车过来。罢工,罢电,罢油,也难免殃及了我们。这也是马赛的不可抗拒的风情。

  马赛的女人也是风情万种的。也许是节假日,法国的美女们都到马赛来度假了?

  有一位同伴遇见两位小美女,她们迎面走来,笑容可掬,同伴差不多已掉进美女的瞳仁里了。幸亏女导游喊叫了一声,仔细一看,一个小美女用报纸作掩护,手指已触及同伴背包的拉链。阴晴突变,眼镜大跌。也许可以肯定了,这是马赛风情中的风情!

作者:安谅     责任编辑:刘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