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簡史(1945—2007)

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史縱覽

第一章 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創建

第二章 投入愛國民主運動

第三章 “六二三” 反內戰大會和南京下關事件

第四章 參加第二條戰線的斗爭

第五章 在白色恐怖下堅持斗爭

第六章 參加籌建新政協 建立新中國

第七章 為恢復國民經濟獻計出力

第八章 在過渡時期的穩步發展

第九章 在曲折中經受考驗

第十章 恢復活動

第十一章 拓寬工作領域 實現工作重點轉移

第十二章 全面開創民進工作新局面

第十三章 為堅持和完善我國的基本政治制度而努力

第十四章 堅定不移地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

第十五章 實現跨世紀的政治交接

第十六章 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作出新貢獻

附錄

后記

第一節 民進前輩的愛國民主思想

体彩江苏7位数18127 www.ersnr.com   1945年12月30日,中國民主促進會在上海成立。民進是由一批具有愛國民主思想的知識分子懷著救國救民的共同目標組建起來的。民進作為一個政治性的組織,其產生和發展不僅與社會局勢的發展變化有關,而且也具有一定的思想淵源,這就是愛國民主思想,主要領導者的思想起到了奠基的作用。

  新文化運動的影響

  五四運動前后,以《新青年》為主要陣地的新文化運動,提倡科學、反對迷信;提倡民主、反對獨裁;提倡白話文,反對文言文,宣傳了西方的進步文化,傳播了馬克思主義。在新文化運動之前,已經有了六十多年的文化啟蒙運動。國家的危難激發了民族的覺醒,“救亡”成為一切不甘心當亡國奴的中國人刻骨銘心的口號,愛國的知識分子一直求索著救亡圖存之道。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前輩馬敘倫、王紹鏊正是在這樣的時代大潮中形成了愛國之心和報國之志。

  馬敘倫(1885—1970)字彝初,后改夷初,浙江余杭(今杭州市)人。早年在杭州的養正書塾讀書,著名的歷史學者陳介石老師對他有很大的影響。1900年,16歲的馬敘倫得知八國聯軍攻陷北京城的消息后不禁放聲痛哭。馬敘倫17歲時來到上海從事辦報工作,得以深入接觸社會,結識了當時的革命黨人和維新派人物蔡元培①、章太炎②等。后來他與鄧實、黃節等創辦了《國粹學報》。這份期刊通過學術研究鼓吹民族民主革命。他在《石屋余沈》中這樣表述他的寫作思想:“以民族主義立場,發揚國粹,警覺少年,引入革命道路?!?908年,他參加了由柳亞子等發起組織的南社,1911年夏,在日本由章太炎介紹加入同盟會。武昌起義爆發后,他在家鄉參與籌備民團響應起義,后任浙江省都督府秘書,不久到上海,與章太炎合辦《大共和日報》,為總編輯。③

  王紹鏊(1888—1970)字卻塵,江蘇吳江縣人,出生于同里鎮一個沒落的書香世家,其先祖是明代輔國大臣王鏊,長輩給他取名紹鏊,是希望他繼承先祖王鏊之業。他六歲喪父,母親含辛茹苦把他撫養成人。他的母親經常給他講述蘇武使匈奴、岳飛抗金、文天祥、范仲淹的故事。王紹鏊在《自傳》中說,母親給他的影響最深,他特別仰慕范文正公的為人,“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這兩句名言深深印入他的腦海中,數十年如一日。早年的王紹鏊曾懷抱“科學救國”之志苦學理化知識,讀了有關西方國家議會政治的書籍后很受啟發,考入江蘇省教育總會所辦的法政講習所,如饑似渴地學習政治學、經濟學、法律、議會政治、內閣制度等新知識,后來克服困難考入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1911年畢業回國后,他立即投身于推翻清政府的革命斗爭中。他追隨章太炎先生在上海創辦中華民國聯合會,并陪章太炎到南京晉謁臨時大總統孫中山。他在國會的競選中當選為眾議院議員、憲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全力投入了起草憲法的工作。1913年,利用國會當上大總統的袁世凱轉而圖謀解散國會,王紹鏊議會政治的夢幻破滅了,他憤然南歸,參加了討袁護法斗爭。④

  在五四愛國運動中

  由于《新青年》的撰稿者大多是北京大學的教授學者,所以北京大學⑤就成了新文化運動的活動基地。

  1913年,馬敘倫陪同老師陳介石來到北京,他應國立北京醫學專門學校校長湯爾和的邀請在該校任教,1915年又兼任北京大學文學院教員、教授,講授文字學和宋學。1915年為抗議袁世凱“稱帝”逆行,毅然辭職返回浙江。1917年春節后,馬敘倫應蔡元培之電邀重返北京大學任文科教授。他積極支持蔡元培的改革,成為文科教員中革新陣營的骨干,并被推舉為校評議會委員。

  1917年7月,張勛復辟,蔡元培離校。沈尹默、馬幼漁、錢玄同等人出來維持北大,馬敘倫也主動參加,他們組織了教職員會,公推法學教授康寶忠為主席,馬敘倫為副主席。

  北京大學是1919年的五四愛國運動的策源地。5月4日,北京大學等13所大中專學校的學生3000多人云集天安門,高呼“廢除二十一條”“外爭主權,內懲國賊”等口號,北京政府緊急出動軍警鎮壓,逮捕了學生代表32人。

  北大校長蔡元培同情學生的愛國義舉并積極營救被捕學生,使得軍閥政府對他極為痛恨,在高壓之下蔡元培被迫悄然離京,辭去北大校長職務。

  馬敘倫對軍閥政府的惡行極為憤慨,他走出書齋全力投入到斗爭之中。蔡元培出走的當晚,他與馬寅初、李大釗作為挽蔡代表立即赴教育部請愿,表示如蔡元培不留任,北大教職員即一致總辭職。5月11日,北京中學以上的學校成立了教職員會聯合會,推選康寶忠為主席,馬敘倫為書記,后康寶忠病逝,馬敘倫遂兼任北京大學教職員會和教職員會聯合會主席。他出席會議,發表演說,起草宣言、聲明、抗議書,還代表教聯會參加與政府當局的談判。5月13日,馬敘倫等教職員聯合會代表九人再次到總統府請愿,要求挽蔡,各高等學校校長相率辭職以示聲援。5月14日,軍閥政府被迫下令挽蔡,但一并發表了挽留賣國賊曹汝霖、章宗祥的命令。軍閥政府的陰險和蠻橫更加激起了廣大學生的義憤。6月3日,大批學生走上街頭演講示威,被反動當局逮捕了170多人,6月4日學生舉行規模更大的示威游行,到總統府請愿,又被捕約800人,其中絕大多數是北大的學生。反動當局把學生拘押在北河沿北京大學三院,對學生審問拷打、不給飲食。馬敘倫和教聯會得知消息后,立即開會推舉了八名代表前往看望,馬敘倫首當其沖,闖入院內,但軍警在旁,不能言所欲言,于是便改用文言演說,學生們頓時沸騰起來,掌聲不斷。

  在愛國學生運動的感召下,工人罷工的浪潮迅速擴展到全國20多個省100多個城市。五四運動已經發展成為有工人階級、小資產階級和資產階級參加的全國范圍的群眾性反帝愛國運動。北京政府懾于人民群眾的壓力,罷免了親日派賣國賊曹汝霖、章宗祥、陸宗輿的職務,中國代表也終于沒有出席巴黎和會的簽字儀式。

  馬敘倫與當時思想激進的陳獨秀、李大釗等一直保持友善的關系。1920年一天傍晚,馬敘倫得知軍閥政府當夜要逮捕陳獨秀的消息,非常著急。當時陳獨秀住在東城福建司胡同劉叔雅家,約有十五六里路程,面告已來不及,便打電話請住在劉家附近的沈士遠教授轉告,因不便說出陳的名字,便說“告前文科學長速離叔雅所”,陳獨秀得以及時躲避,翌日晨,在李大釗伴同下化裝乘騾車離京。

  五四運動時期,王紹鏊在江蘇第一甲種商業學校任教,他熱情支持學生的革命行動,并奔走呼號,發起組織“外交大會”,揭露和抗議北洋政府的賣國罪行。


  在救國救民的洪流中

  1921年7月,中國共產黨成立。中國共產黨成立伊始就站在了反帝反封建斗爭的最前列,開展工農運動,實行國共合作,進行北伐戰爭,掀起了國民革命的高潮。1937年,日本帝國主義大舉入侵,中華民族處于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中國共產黨首先舉起團結抗日的旗幟,促成以國共合作為基礎的廣泛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領導中國人民終于戰勝了日本帝國主義。

  中國民主促進會的前輩們始終投身在中國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大潮中,努力作出了自己的貢獻。

  馬敘倫在五四運動后領導了索薪運動。1921年6月3日,北京八校教職員和學生冒雨赴總統府請愿,當近萬人的隊伍走近東華門時,預伏的衛隊突然向手無寸鐵的師生襲來,走在隊伍前面的馬敘倫、李大釗被毆,馬敘倫頭部受重傷。北京政府改組后,他由杭州重返北京,兩次擔任教育部次長職務并一度代理部務,期間他曾機智地掩護過李大釗同志。1928年冬,他重返北京出任教育部次長,后又回北大任教。1935年華北事變后,他擁護共產黨關于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并倡議發起了北平文化界抗日救國會,被推為主席。1936年秋,受王昆侖⑥托請,赴四川勸說劉湘逼蔣抗日,西安事變發生后,他再次入川面勸劉湘避免內戰。七七事變后,華北淪陷,馬敘倫回到上海。為避敵偽迫害,他更名鄒華孫(鄒為其母家姓,“華孫”意為中華民族之子孫),閉門謝客,專事著述。其時,他貧病交加,處境十分困窘。漢奸陳公博以學生名義派人送來錢糧,并希望他出山“幫忙”,馬敘倫斷然拒絕,將錢糧如數退回,表現了可貴的民族氣節。馬敘倫困居上海期間,曾在康腦脫路60號開辦明德書店,掩護上海地下黨工作人員的電臺,也曾在家中掩護過來滬做地下工作的抗日人員。⑦

  王紹鏊在1926年廣東革命軍北伐前夕,受共產黨人侯紹裘的影響,在家鄉秘密組織“新蘇公會”策應北伐軍,旋又聯絡浙江、安徽兩省成立蘇浙皖三省聯合會,結果遭軍閥孫傳芳通緝。在嚴重困難面前,王紹鏊積極探索革命真理,潛心研讀馬列著作和宣傳共產主義的書籍,積極投身反蔣斗爭,參加了1930年4月馮玉祥、閻錫山發動的聯合倒蔣運動,并成為核心一員。九一八事變后,他在上海邀集各方人士發起組織了中華民國國難救濟會,旋又到北京和藍公武等人發起救國協會,并參加了馮玉祥、方振武、吉鴻昌等在張家口組織的抗日同盟軍,積極從事抗日救亡運動。他到處奔波,募集經費支援東北抗日聯軍。1933年秋王紹鏊完成了從舊民主斗士到共產主義戰士的轉折,成為一名共產黨員,開始了新的革命生涯。他先后去香港、廣州策動陳濟棠倒蔣抗日。1936年6月,又受命赴山西策動閻錫山,在浦口過江時被國民黨特務逮捕。關押期間,他不為威脅利誘所動,堅貞不屈。七七事變后被營救出獄,之后他全心投入抗日救亡運動,在蘇南地區組織抗日武裝小組并參與太湖游擊隊的組織領導工作。1940年后,分別在香港、上海兩地從事秘密工作,為抗日救國做出了可貴的貢獻。⑧

  馬敘倫、王紹鏊是民進前輩們的代表,共同的愛國民主思想使前輩們走到一起創建了中國民主促進會,正因如此,民進由愛國主義走到新民主主義進而走到社會主義就成為一種歷史的必然。

 ?、儼淘啵?868—1940),浙江紹興山陰縣(今浙江紹興)人,革命家、教育家、政治家,民主進步人士,曾任中華民國首任教育總長,1916年至1927年任北京大學校長。

 ?、謖綠祝?869—1936),原名學乘,后易名為炳麟。因仰慕顧炎武的為人行事而號太炎。浙江余杭人,清末民初思想家、史學家、樸學大師、國學大師,民族主義革命者。

 ?、鄄慰唇場堵硇鷴住?,遼寧教育出版社,1987年10月;盧禮陽《馬敘倫》,花山文藝出版社,1999年9月。

 ?、懿慰礎鍛跎薈恕?,民進中央會史工作委員會編印,2002年10月。

 ?、荼本┐笱Т窗煊?898年,初名京師大學堂,是中國近代第一所國立綜合性大學,同時是全國最高教育行政機關。戊戌變法運動失敗后,京師大學堂成為僅存的變法成果得以保留。辛亥革命后,京師大學堂于1912年5月改名為北京大學。

 ?、尥趵ヂ兀?902—1985),筆名太愚,祖籍江蘇無錫,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著名的政治活動家,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的卓越領導人,著名的紅學家。1922年,王昆侖作為學生代表之一,南下上海尋求各界的支持,其間拜見了革命先驅孫中山。他在孫中山的啟發和鼓勵下,參加了中國國民黨?;鼐┖蠹純垢錈疃?。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他為了尋覓拯救中華的正確道路,如饑似渴地學習馬列主義著作,聯絡進步青年,進行革命活動。1933年他與孫曉村等組織了革命團體南京讀書會,不久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并利用國民黨老黨員的合法身份,積極參加抗日反蔣活動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統一戰線工作。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在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北京市、民革中央及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擔任過重要職務。1985年8月23日在北京病逝。

 ?、卟慰唇場堵硇鷴住?,遼寧教育出版社,1987年10月;盧禮陽《馬敘倫》,花山文藝出版社,1999年9月。

 ?、嗖慰礎鍛跎薈恕?,民進中央會史工作委員會編印,2002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