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訪談

看清來路,才能堅定腳下的路

——全國政協委員、孔子研究院院長楊朝明談“文化自信”

發布時間:2019-06-03  來源:《中國政協》雜志2019年第8期

体彩江苏7位数18127 www.ersnr.com 放大

縮小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圍繞“文化自信”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在看望參加政協會議的文藝界、社科界委員時再次強調要堅定文化自信,并呼吁廣大文化文藝工作者、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更好地用中國理論解讀中國實踐,為黨和人民繼續前進提供強大精神激勵。

  全國政協委員、孔子研究院院長楊朝明在接受本刊采訪時表示,中華民族的文化是能夠屹立于世界的文化。樹立文化自信首先要做到文化自知,要真正了解它的內涵,理解它的真精神。只有看清了中華民族曾經走過的路,才能堅定現在的路,并且相信這條路越走越寬。

  本刊:文化自信當前被置于一個很高的位置。從傳統文化研究者的角度來看,您認為文化自信為何受到如此重視?

  楊朝明:文化自信是一個很大、很復雜的問題,也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黨的十九大報告里指出,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文化自信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一個民族要實現復興,必須有自己的民族文化意識。一個有希望的民族,必須是有文化立足點的民族。民族的文化立足點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逐漸形成慢慢看清的,中華民族從歷史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們只有了解了學術的中國、思想的中國,才能走出歷史的迷茫,看清楚中華民族的文化立足點。

  中華民族的文化是連續的,是不能割裂開的。現在很多人把文化分成三個階段,即傳統文化、近代以來的革命文化和建設時期的文化。這樣的區分當然沒有問題,但我們在看到它的階段性的同時,還要看到它的連續性。比如說革命年代那些拋頭顱灑熱血的仁人志士,他們的精神和價值取向與傳統文化是密切相關的。建設時期的很多人,比如雷鋒身上體現的美德,也是從傳統中一步一步流淌過來的。

  傳統文化就像是一條河,它有它的源頭,有流淌的過程。什么是傳統文化?其實就是歷代形成的,在現實中仍然活著的,也仍然具有生命力的文化。我們呼喚文化自信,恰恰證明我們現在需要文化自信,需要對自己的文化有更多的了解。中華民族和諧共生了幾千年,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成就,其深層的原因就在于我們有屬于自己的偉大文化,所以我們必須了解它。只有了解它,只有理解它,才能進一步發揚光大。只有進一步發揚光大,才有可能指導我們形成共同的價值觀念,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本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說到底是要堅定文化自信。這是將文化自信放在了一個全新的高度。

  楊朝明:文化自信提出的一個背景就是我們中國人應該走什么樣的道路。中國人當然要走中國人自己的道路,每個國家和民族的歷史傳統、文化積淀、基本國情不同,其發展道路必然有著自己的特色。但近代以來,中國遭受了太多的屈辱,失掉了對自己文化的自信。有些人盲目崇拜西方,認為西方的月亮都比中國的圓。他們不知道中華民族的文化,通過幾千年的形成和發展,通過在歷史進程中的一步一步的調整,已然成為一個博大精深的文化體系,已然成為中華民族屹立于世界、取得重大成就的重要支撐。

  有人對中國道路指指點點,還有些中國人對自己的制度不夠自信,可他們不了解,中國的道路和制度都具有中華民族文化的特質。比如我們的政治制度閃現著儒家“選賢與能”的理念;比如黨的十九大報告里提到“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天下為公”正是儒家的理想,是從孔夫子到孫中山一以貫之的不懈追求?!骯庇搿八健畢嘍雜?,“天下為公”強調的正是公共意識、公德意識,即人的社會性存在。例如在一個家庭中,每個人都是家庭的一員,每個人都應該盡自己的義務。一個單位是這樣,一個國家是這樣,放到全球的范圍,也是這樣。這與一些西方國家只顧自己利益的行為相比,高下立判。

  再比如,荀子說“禮之于正國家也,如權衡之于輕重也”。用禮來治理國家,就相當于我們以前用的稱,一邊是秤砣,一邊是物體。物體增加或減少,秤砣就進行相應的移動,以達到新的平衡。移動有特定方向,移動多少是距離,移動快慢是速度,實現了方向、距離和速度的高度統一,才能實現平衡和諧,這樣的平衡顯示出來的是觀察和處理事物的整體觀念和系統意識。西方也講究公平,司法女神左手持長劍,象征正義;右手持天平,代表公平。但實際上天平只是一個簡單的平衡。中西之別,在這里體現得很形象生動。

  中華民族的文化值得我們驕傲,中華民族的發展正是不斷調整自己的處世倫理,從而指導我們的思想,讓我們遵道而行、循禮而動。當我們真正認識到自己博大精深的思想文化體系,真正了解了它的內涵與特質,真正理解了它的內在精神,就會明白這是能夠支撐我們屹立于世界的文化,是能為全世界提供智慧的文化。由此,我們也就會更加回首自己走過的路,進而堅信我們必須走自己的路,相信這樣的路會越走越寬。

  本刊:在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樹立文化自信方面,您認為當下亟待解決的問題是什么?

  楊朝明:現在面臨的一個比較大的困擾是,我們現實中存在的種種令人不滿的問題,其責任往往被不加思考地推給傳統文化,民眾對傳統文化也常常產生誤讀。

  比如,有人認為山東近年來落后是因為“官本位”思想嚴重,是受儒家文化的影響。其實儒家講的是“官本分”,而不是“官本位”。儒家的所謂“正名”主張,實際上就是要人們按照自己的社會身份做好自己,“官本分”就是“為政以德”,“政者,正也”。儒家對于為政做官的人要求很高,強調為政以德,希望以為政者的“正”來引導天下的“正”,孔子選編《詩經》的標準是“無邪”,儒家修養強調“端身”,我們的二十四史稱為“正史”,都是著眼于那個“正”上。

  那么問題出在哪兒?出在帝制時代的扭曲。在秦漢以后的帝制時代,我們的文化在和社會結合的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偏差,比如片面強調君權、父權和夫權。所以現在一提到儒學,就被認為是封建的、落后的、保守的。帝制時代扭曲的文化常常被不斷放大,而關于傳統文化的真精神卻常常被遺忘。所以,樹立文化自信,必須講清楚傳統文化的精髓是什么,講清楚儒學的真精神是什么。搞清楚這一點,我們才可能摒棄糟粕,發揚光大優秀傳統文化。

  本刊:對于弘揚發展優秀傳統文化,啟發大家文化自知,樹立文化自信,您有什么建議?

  楊朝明:我認為這需要一個過程。這些年我一直在曲阜工作,曲阜作為孔子的故鄉,儒家文化的發源地,它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這里可以看作傳統文化發展的晴雨表。目前來看,即便是曲阜這里,對傳統文化的理解也遠遠不夠。所以說文化自信的樹立還需要一個過程,不能操之過急。但是,對于前景我是非常樂觀的。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弘揚發展優秀傳統文化非常重視。2013年10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到曲阜孔府和孔子研究院考察,召開了座談會。我很榮幸能夠全程陪同總書記參觀考察。2017年1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提出將優秀傳統文化貫穿國民教育始終。這些都透露著一個重大信號,那就是大力弘揚發展優秀傳統文化。國家重視了,黨和政府重視了,越來越多的人會開始理解傳統文化的了不起,做到文化自知、文化自信。

  在具體推動層面,優秀傳統文化的弘揚和文化自信的樹立,干部是主導,學校是主場。中國傳統上“以吏為師”,價值體系建設的關鍵在“官”,所以干部的思想問題解決不了,一切問題都解決不了。干部首先要做到文化自知、文化自信,并且切實去推動優秀傳統文化的弘揚與發展。干部的思想問題解決以后就要用心于教育,“百年樹人”,一年一年堅持下去,若干年以后必然會收到良好的成效。

  本刊:優秀傳統文化最終是要服務于現實發展的,要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對此您有什么思考?

  楊朝明:傳統文化的“兩創”命題提得非常好,這恰恰是儒家“時中”思想的要求,符合中道傳統。它主要的內涵包括兩方面,所謂轉化其實就是繼承,沒有繼承何來轉化?這是在繼承基礎上的轉化,要繼承其合理的內核或真精神。它的另一個內涵就是現實感,就是將優秀傳統注入時代精神。中國傳統文化,例如孔子所創立的學說,它屬于他的那個時代,但超越了那個時代??鬃鈾伎嫉母疚侍饈鞘裁??是從他那時具體的現實中抽象出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根本法則。所以,創造性轉化是在繼承傳統文化的基礎上,把那種內在精神在今天的現實中去釋放,去光大。比如儒家講“仁者愛人”,今天更應提倡互相關愛;儒家講孝悌,就是從孝與悌出發,通過孝培養人的愛,通過悌培養人的敬。所以說“兩創”要求我們不拘泥于過去,要關注現實,把握歷史與時代的高度統一。

  傳統文化要服務于現實,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是如何落地。我今年的提案,一件是關注工商倫理的,建議建設儒商學院,在企業文化中注入傳統文化的內容,我們要有意識地樹立優秀企業家的樣板。另一件提案關注鄉村振興。現在有些鄉村文化生態嚴重失衡,建議弘揚鄉賢文化助力鄉村振興,在農村培育新鄉賢,使其與政府相互為用,作為一種道德標桿,引領農村和農業的建設,這對于實施好鄉村振興戰略很必要。

作者:張永飛     責任編輯:葉煒